我也不知道该叫什么名字

2020-02-18
[摘要]

?点击音频,聆听美文muplayer('audio').setup()$(function(){if($("#audio").attr("audio-url")!=''){$("#audio-span").show();... […]

这里有一颗很大的树,女孩的◇妈妈说,只要盯紧这颗大树,就不会失去方向,跑到别的地方去。所以一觉醒来,女孩失去了与她同行的所有伙伴。

雪崩,任何地方都覆盖上了一层厚厚的雪。寒冷的地方∥,在醒来的时候,即使有着太阳照耀也是绝望的一天。

她醒来后,气息还飘忽◈在这周εїз围,她走之后,这里就在没有她的存在了。

大树的周围一圈一圈的脚印,也被慢慢落下的小雪覆盖。

树拥有很强的生命力,即使再狂风暴雨再恶劣的坏境下也依旧屹立不倒。树中的妖精也是,长长的耳朵,绿色的眼睛,修长的四肢,有点粗糙带点小麦色的肌肤。身体娇小的,经常坐在树枝上,摇晃着腿,望着四■处。但是到了冬天,树中的妖精也不会出来。

他们的救援队终于来到了这里,和她的母亲。┆┇可过了多久,也不清楚ρ。所以当找不到丢失的女儿时,任母亲再怎样的啕号大哭也无法改变女孩被抛下的事实。

离开这里的女孩,去了哪里呢?再往深处就是密集的森林了,那里的野兽可不会冬眠。

女孩走了多久,搂抱着自己的身躯,渐渐下降的温度,恐怕已经支撑不了多久了。脚,穿着靴子的脚,现在已经冻的发紫了吧。潮湿的,非常疼痛,一瘸一拐。

但是向前看去,好像幻觉一样,但是。那边的森林好像丝毫没有冬天的痕迹?发着微光的精灵在树上飞着,温暖的感觉好像沿这条路就能走到。绿色的大树一排排像手指一样,只留下一条道路。

女孩向着前面走◎去,脑袋已经一片空白,嘴慢慢的张大,颤抖着,似乎想说些什么。手伸出来,一抓,好像真的就是幻觉。

那些已然变成了刚刚的大树,她伸手怀抱的大树。她已经在这转了四五圈,依旧没有见到任何一个人。

应该没希望了吧,一个十三岁的女孩Ф,心中不禁这么想着。

但是她却向大树张开了冻僵的嘴巴,不知道在说些什么,或许没有发出声音。

只知道,她的呼吸很微弱,渐渐的,没有了心跳。

“太太!找不到了!小姐……找不到了!”丫鬟这么说着,拽着那个受到巨大打击的母亲,太太,丫鬟她希望太太能和她快点回去。即使雪停了,这里也很危险,就算不是山上的雪崩埋了,也是森林里的狼出来给吃了。&→ldquⅣo;要是太太在出什么意外,要让我们怎么活呀!”

看着焦躁不安的丫鬟,太█太只是犹如吃了一口黄莲,抚着丫鬟的右半脸颊,细条慢语的说着;“那我们就一起给宝宝陪葬。”

&ldqu〦o;为什么只有宝宝一个落了下来!为什么只有她一个人死在了这里!&∣rdquo;

“不要啊!太太!不要!”丫鬟在太太的旁边,跪下来恳求她回去。

而请来的农夫看着天色渐晚,各自看了一眼,拿起了铲子。“不行了,我要回去了,天这么黑,你们要不走,有可能狼会过来把你们给吃了!”

看着一个个离去,同行的丫鬟也害怕了,各自都逃走了。只留下太太一个人,看着这颗大树。

她捶着这颗大树,倚靠它慢慢坐在旁边。&ldquo〆;为什么……为什么……为什么不来找▉娘,为什么不回到城里去,为什么要在这里等娘来?为什么要在这荒郊野外的……唔!我的孩子啊!”≠

她闭上眼∟,慢慢等到黑夜的降临。

随着狼的长啸声,一群狼奔跑来至,却又无法靠近这里,各自灰溜的回去了。

因为树的妖精出来了,她坐在树上,摇晃着两条纤细的小腿。

树的下面,在太太身边坐着的,还有女孩。女孩靠着她的母亲,等待着白天的到来。

“我就不能跟我娘亲回去吗?”

“不行哟,因为你跟我约定好不能离开这一片森林的。”

等到母亲醒来,女孩又躲在了后面,看着母亲虚弱的身体,坐着父亲派来接她的车走了。

“在这里孤单一人,太寂寞了。”

听ↅ见女孩ↆ的话,妖精又向她砸去一个苹果。

“慢慢过吧,你已经长生不老了,活着不是才最好的吗?”

可是几十年后,女孩长大了,牢骚也越来越多了。

母亲虽然那时候起死回生了,却还是因为年龄渐大而离世了。

树的妖精只救了母亲一时的生命,却换来女孩的一世自由。这样,越想越不公平。

这样,女孩越来越抗议。

“我想要朋友,我不想再这呆着了,我想要和很多人在一起玩,不想日日夜夜守在这一群狼和你的周围!”

“难道你不☆想救助那些从山上掉下来的人,在这里迷路的人,被狼群包围的人?”

“人各有命,而且你不是也在▷这吗?拜托了!放我走吧,我都陪你几十年了,母亲也去世了!你就放我走吧!或者再找其他人陪你?”

“你&hellip▨;…&rdquoЪ;妖精显的很为难,想说些什么却也没开口,只好点点头,看着她;“但是,你不能去太远的地方……要经常回来……”

“恩恩恩!好的!谢谢谢谢!美丽的女孩,我一定会常常回来看你的!”说完她立刻蹦蹦跳跳的去了城里,还一转身换了一身衣裳。和妖精在一起的日子,还学了一点小法术。

她本来想先回家看看,可是已经记不清家在哪里了。然后又看见城里任何事物,都觉得异常新鲜,异常欢喜,℡开心的不得了。

什么也都不知道,什么也都不清楚。

就这样遇到了喜欢她的人。

外来的一个少爷,看起来很有钱很有身份的少爷,但是侍从们总是习惯叫他王,没准他真是王呢。

在少女这么来来回回,一边在城里花天酒地,一边跟妖精倾诉着城里的趣事的时候,少爷还是小王子,也派人为了打听她的身份而跟踪了她。

Γ

少爷⿴在不知不觉中,成了她的朋友,他们好像有共同的志愿,就是去四海八方游荡,看清楚这世界的每个角落。

&ldq℅uo;但是,”她的眼眸沉了下来,“她不让我去那么远。”

“谁?你父母吗?”他们坐在城的房檐上,看着戏子在台上唱着霸王别姬的戏曲。

“是姐姐吧,管我管的特别多,好多不让◄做的,好多不让去的,一直管着我,二十四小时都在我身边︰晃着,一点也不关心我,只是怕我跑掉。”她嘟着嘴,呶呶不休的说着妖精的坏话。

城里的某处小孩拿着烟火在放,灯笼被风轻轻刮着,风铃也响。

“我们一起去找你姐姐吧,我会一直保护你,我们出城,去到其他地方,一起去看山清水秀,一起享遍№人间繁华。好吗?”他很真诚的看向她,也顺势握紧了她的手。

在他的注目中,她稍微有了点害羞,低下头。

“我只是想一直这样玩下去啦,不想想那么复杂的事情。”

“外面,会有更好玩的事情,我家乡,还有很多更加美丽的事…&h¤ellip;&rdquoы;

于是他们一同去了森の林,找到了妖精。

也向妖精告№了别。

但就在她说出的那瞬间,妖精一把将她拉了过来。

“不行!不是答应好要在这里的吗?不是说好不许离开这里的吗!”她还没反应过来,妖精已经被吓的不轻,可一瞬,在她还没叫出来的时候,少年已经把剑砍断了妖精的‘手’。

&⿷ldquo;你在做什么呀!啊!”妖精也同时打退了少年。“喂!姐姐!和你!”

&ldq◎uo;过来!不许出去!不行!……!”妖精一把抓住了她,向森林的深处走去ⓔ。

接着大树挡住了路口,一道一道封闭在了这里。

“祁馥!祁馥!她!你姐姐!是妖吗?是妖吗!”少年站在最外面,叫喊着;“不要走!不要走!祁馥!”

妖精的手慢慢长了起来,坐在了树的枝头上,看着祁馥。

可祁馥却ⓞ反盯着妖精。⊥

“你攻击了人!他也没做错什么!他只是看我被你抓了起来,突然紧张¨了而已!”

“可是他也砍断了我的手臂!&rdqミuo;

“你这不是长起来了吗?你生命那么强,怎么能跟一个区区活不到一百岁的凡人比?”

妖精看着祁馥,深吸了一口气,很心疼的看着她;“你,就为了一个他所以要过来杀了我吗?”

“我没有!我没有想过你反应会那么大。”祁馥看着她,走到了她的身边,皱着眉头;“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想要对我说?”

但是周围温度变得越来越热,祁馥也开始察觉到了,惊叫着;“他在放火!姐姐!他在放火,怎么办!”祁馥跑了出去,使劲的掰开了围绕在门口的树枝,却又被外面的一场熊熊大火逼的无路可走。⊙

“祁馥……不用了……”妖精开始枯萎起来,看着祁馥突然露出了笑容。Ч“生命也仅此而已。”

&ldqu◀o;姐姐&Уhellip;…?你在说什么?姐姐?”

火势褪去了,这里的森林一瞬间也枯萎了,那颗大树被烧焦的ぁ,只剩半截身子。

少年拉着祁馥,坐上了马车,往城⌒外走去。Ш

祁馥低着头,泣不成声,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。

然后就在那时,踏出了城门,她一头乌黑的发,娇嫩的肌肤,有神的双眼,换成了和一个八十岁老太太无异的模样。那骨瘦如柴的双手┖,皮包骨的摆弄着,她看着自己的双手,眼泪也掉不下来了。

声明:凡注明“本站原创”的所有文字图片等资料,版权均属 安卓试玩赚钱平台集合_安卓手机一天赚50_安卓手机应用所有,欢迎转载,但务请注明出处;
大路中央永远的老法桐 望星空
Top